当前位置:主页 > 音乐 >  正文

蘇陽:音樂是生活裡發出的聲音

来源: 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9-07-12 05:53

原標題:蘇陽:音樂是生活裡發出的聲音

蘇陽:音樂是生活裡發出的聲音

  “你是世上的奇女子呀,我就是那地上的拉拉纓。我要給你那新鮮的花兒,你讓我聞到刺骨的香味兒……”電影《大河唱》中響著蘇陽的代表作《賢良》,而蘇陽趴在影廳門縫看觀眾的反應。再次來到西安,蘇陽在搖滾歌手之外,又多了個電影人的身份。他是電影《大河唱》的發起人、主演,也是音樂總監。他和一群對民間藝術滿懷熱情的電影人,歷時三年,跨越七十萬公裡,溯源黃河流域的音樂,記錄民間藝術家的生活。在7月5日的西安影迷見面會前,華商報記者專訪蘇陽,聽他來談談如何尋找中國人自己的唱歌方式。

  從音樂到電影,自然而然地發生

  蘇陽低著頭走來,一身黑色裝束,略顯嚴肅。如果你和他擦身而過,完全不會覺察他是個搖滾歌手。

  “大家熟悉你是因為你是個搖滾歌手,怎麼會想要做一部電影呢?而且不是商業電影,是紀錄片?”華商報記者問。蘇陽說:“我在2003年之后的大部分作品基本上都是受民歌影響的,我需要與民間藝人以及更多的藝術家合作,立體化我的舞台。2016年做了一個‘黃河今流’的項目,和電影圈朋友一起聊,大家都覺得想要圍繞黃河流域的音樂做一部片子。”

  很多人好奇《大河唱》為什麼會選擇四個民間藝人的故事,蘇陽覺得這個事情是自然而然地就發生了,“由於要呈現真實的歷史變遷中的人的生活,一開始我們找了音樂人類學的老師做了一個前期調研,我給劇組提交了從2003年開始採風的大部分名單,篩選出四個人,就是大家在電影中看到的說書人劉世凱、花兒歌手馬風山、百年皮影班班主魏宗富、民營秦腔劇團團長張進來。”

  蘇陽說,選擇拍攝他們四個人,一是電影表現黃河流域的藝術,這四個人住在黃河流域不一樣的地方,二是他們每個人的生活經歷和所從事的藝術都不一樣,“影片並沒有按照情節去拍攝,而是按照人類學的視角,發生了什麼就記錄什麼,最后剪輯。我在片中只是一個線索,大家能看到我跟他們之間的聯系,但是並不那麼刻意地去拍。”

  談起與這四個民間藝人的交往,蘇陽頗有感慨:“我和他們每個人結識的時候都不一樣。第一個出場的陝北說書藝人劉世凱,他是我那年在鹽池認識的一個非遺辦的朋友介紹的。我們吃飯的時候就叫他來了,他唱了好多傳統的段子。我后來問他‘你能不能唱一唱你自己身邊的故事?’這個電影拍完時,我發現開始唱‘劉世凱傳’。我整理曲子在他家待過,從他唱才知道他曾經娶過兩個老婆,都去世了,他現在的願望是找個伴兒。”

  很多生活變化都發生在電影拍攝的兩年間,再比如張進來為了振興秦腔組辦民營劇團頗為艱辛﹔馬風山的演唱也因為歌曲愛情元素而被人不理解﹔魏宗富在這兩年裡經歷了移民搬遷。“每個人都生活得很真實。我想讓大家了解,音樂是自然的發聲。”

  有什麼樣的生活就有什麼樣的聲音

  作為職業搖滾音樂人,怎樣看待原生態音樂和人的生活關系?蘇陽說:“我認為音樂實際上就是一個人在生活裡發出的聲音,他有什麼樣的生活,才會有什麼樣的聲音。我覺得這個紀錄片的意義,就好比我們影片中總會出現的一個畫面:一條河,它特別寬廣,洶涌澎湃。它的意義何在?它應該有具體的美麗,每一粒沙、每一滴水,都讓別人看到它的美。我們的初衷是希望來自民間聲音被人看到、被人聽到。”

  “這是《大河唱》片名的由來吧?”記者問。蘇陽說:“對。其實它的英文片名倒是我更喜歡的,‘THE RIVERIN ME’,大河在我心裡。它讓我想起來去哥倫比亞詩歌節,執委會主席看完我們演出特別激動,在台上說‘大河在你心裡,大河在我的心裡,大河在所有人的心裡。’現場被邀請的華人隻有兩個人,一個是我,還有詩人趙麗宏,所以他這句話是面對他邀請來的100多個國家的藝術家說的。我覺得音樂和藝術是因為人而存在。”

  《大河唱》是紀錄片,又是拍民間藝人,大家第一反應這可能是部悶片,但是片中好多梗讓觀眾笑得很開心,當記者說到這裡,蘇陽終於繃不住笑了,他說幽默不是事先設計的,“你不知道他們會說什麼,可能文化的差異,語言的新鮮感,讓大家有這樣的感受。這也是紀錄片的魅力。”

  你不去回頭看你的根

  是沒法走向未來的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