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音乐 >  正文

报告:近半数受访音乐人月收入2000元 约四成涉足直播

来源: 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9-11-15 03:09

原标题:报告:近半数受访音乐人月收入2000元,约四成涉足直播

  11月9日,在清华大学举办的一场音乐发展论坛上,中国传媒大学的张丰艳教授团队发布《2019音乐人生存状况报告》(以下简称报告)。

  报告显示,随着版权环境的改善,音乐人通过音乐平台的扶持和线上直播,收入水平有所提升。但兼职做音乐仍是大多数音乐人的现状,受访的全职音乐人仅占12%。近半数非学生音乐人的税前月收入在2000元以下,达到1万元以上的只有9.3%。

  半数音乐人通过音乐平台创收,近四成涉足直播

  11月9日,由清华大学与中国传媒大学联合主办,以“跨界·创新·无限”为主题的“音创未来:跨界人才与产业繁荣国际论坛”在清华大学举办。会上,中国传媒大学音乐与录音艺术学院张丰艳教授发布团队最新研究成果——《2019音乐人生存状况报告》。

  据南都记者了解,这份报告基于100位音乐人的深入采访和5493份有效问卷形成,对音乐人收入情况、线上线下演出情况、直播平台选择与收益情况、音乐人的版权认知等问题进行分析。

  报告显示,从音乐人的从业情况看,全职音乐人仅有12%,学生身份音乐人占比超四成。去除所有学生群体的受访者,报告发现音乐行业的兼职音乐人占比高达 80%,其中非音乐行业的兼职音乐人为绝大多数,占比近60%。

  结合收入情况看,近半数非学生音乐人的税前月收入在2000元以下,有四分之一的音乐人税前月收入维持在2000-4999元水平,月收入能达到8000-10000元的占比5.89%,而月收入能达到1万元以上的有9.3%。受访的大多数音乐人对于靠音乐获取收益维持生计,并不抱希

  值得一提的是,对比五年前,随着版权环境的改善,音乐人收入呈现增加趋势。从业五年以上的音乐人中,约有54%的音乐人表示收入有所增长,其中收入增长 20%以上的音乐人占比 32%。

  具体到收益情况,51%的音乐人通过平台实现创收,但年收益在1-99元区间的最多,占比为24.45%,年收益达到1万元及以上的仅有5%。报告认为,尽管收益金额不高,但流媒体平台为扩大音乐人收入结构展现了新的可能。目前音乐受众付费意识低下,流媒体平台付费订阅占比不高,导致音乐人从流媒体的收入分成依旧不高。

  此外,报告发现直播正在成为一些音乐人的收入来源。相比于2018年仅18%的音乐人涉足直播,2019年数据显示,37%的音乐人有过直播行为,音乐人对直播的接纳程度明显上升。

  在曾做过直播的音乐人中,60%的音乐人表示曾经获取过收益,且年收益达到千元以上的音乐人占比46%,少数音乐人通过直播获取的年收入在50万甚至100万元以上。

  报告称,今年从未直播过的音乐人占比从去年报告显示的八成缩减到了六成。基于直播优秀的变现能力,音乐人对直播不再抱有抵触情绪,而是保有期待。

  报告称为音乐付费是产业造血的来源

  不久前,周杰伦的一首数字单曲《说好不哭》,在腾讯音乐发行两周销售额超过千万元。不过周杰伦毕竟是凤毛麟角,大多数音乐人仍在徘徊中寻找微光。

  报告指出,在依靠磁带和CD传播的实体唱片时代,盗版的泛滥严重侵犯了音乐人的版权,大批优秀的音乐创作者难以维持生计。互联网时代更是彻底颠覆了音乐作为创作商品的价值逻辑,浓缩在单位时间的音乐创作没有得到价值肯定,音乐人生存状况更为艰难。

  如何破解音乐人和音乐行业的困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