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音乐 >  正文

儿童音乐的纯真,去哪儿了(2)

来源: 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20-05-31 10:17

  艺术本质要有个性要创新

  解放周末:为什么我们的动画技术、音乐制作水平不比外国差,但音乐却少有出彩的?

  金复载:现在的技术是不错,但在讲故事和音乐表现力上与国外还是有差距,也不能与上海美影厂上世纪的一些经典动画片相比。不少作曲者的技术与心态都沉浸在流行音乐的范畴里,没有好好研究动画片的音乐,其中不只是儿童歌曲的问题,还有整个音乐与画面的关系,以及艺术的情趣等问题。

  艺术创作需要技术,但技术是为艺术服务的。过去上海美影片厂拍一部20分钟的动画片,要打磨一年甚至更长时间。现在的动画片大多是流水线模式,不免少了一些艺术精神。

  解放周末:上海美影厂曾为观众奉献了许多经典的动画片,其中的配乐也是历久弥新。当时你们的工作方式是怎样的?

  金复载:动画片音乐的创作有两种模式,一是先期音乐。有了剧本之后,作曲者先把音乐写好,然后录音。动画师根据音乐的节奏把画面画出来,也就是“画配音”。比如大家熟悉的《山水情》就是这种模式,我和主创一起下生活、谈构思,然后写音乐、录音,最后再画配音。《雪孩子》《三个和尚》也是这样来的,音乐的完整性都比较强。

  另一种是后期配乐,也就是“音配画”。《哪吒闹海》有几个部分的音乐是先期写的,整体又做了后期配乐,这部作品打磨的时间非常长。

  解放周末:从《三个和尚》《雪孩子》《哪吒闹海》到《舒克和贝塔》等,您的每一部作品风格都不相同。

  金复载:那时候我们都有一种创新的意识——每写一部作品都不重复自己。这不只是我一个人的心态,美影厂从导演、美术到音乐都是如此。那个时候的我们都想“求异”,与过去的自己不同,与别人不同。现在的创作氛围是求同与跟风,追求的是商业价值,但艺术的本质是要有个性,要创新。

  旋律是中国音乐的核心

  解放周末:您刚才提到了《山水情》,这部动画片中的古琴音乐非常清雅动人。您是学西方音乐出身的,民乐的底子从何而来?

  金复载:我在音乐学院虽然学的是西方音乐,但对民乐也有一定的了解。做了配乐这一行,必须不断学习,掌握各种音乐样式。在民乐里,最难写的就是琵琶曲和古琴曲。古琴演奏家龚一是我上音附中的同班同学,当年我们坐在一起研究《山水情》的音乐。我发挥自己的想象写旋律,他在演奏方法和技术上进一步实现我的想法,我们俩一点一点磨出了这部作品。

  解放周末:您认为中西方音乐最大的差异是什么?

  金复载:中西方音乐的思维模式不一样。中国传统文化包括音乐、绘画、书法,基本是建立在线条上的,中国音乐以及戏曲的唱腔,都是建立在横向的旋律线条上的。而西方音乐则是建立在多声部的纵向的基础上,并通过和声、复调等来表现。

  旋律是中国音乐的核心。比如中国戏曲的伴奏,可以只有一把京胡,也可以加上琵琶、柳琴等,音色会随着乐器的增加而丰富,但是旋律的线条并没有变。但如果把西方音乐的和声都去掉,就不是那个旋律了。作为作曲家必须搞清楚两者思维方式的差异。

  解放周末:您多年来为动画片、电影与戏曲配乐,在配乐的过程中,是否也有作为作曲家内心的自我表达?

  金复载:我经常说我从事的是服务行业。从动画片、故事片到戏曲,包括音乐剧,音乐都是综合性艺术中的一部分,配乐必须根据我所服务的对象来。配乐确实有限制,但这种限制只是一个大的方向,“螺蛳壳”里也能做道场,我同样能发挥无限的想象力。这种想象力可以用多种方式来表现,在表现的过程中找到最符合受众心理的那一种。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