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正文

重磅!银监会保监会合并,万字长文盘点保监会跌宕20年

来源: 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8-03-13 20:13

2018年3月13日,中国保险业再度迎来重要的命运转折点,传闻已久的提请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审议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的议案为媒体所披露,根据报道,国务院拟组建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将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的职责整合,组建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作为国务院直属事业单位。

同时拟将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和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拟订银行业、保险业重要法律法规草案和审慎监管基本制度的职责划入中国人民银行。

自1998年11月开启的保险分业监管20年,或将画上句号。

又是一个春天的故事。40年前的那个春天确实温暖如春,这个春天却让人有些五味杂陈……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保监会是个年轻的监管机构,然而短短二十年来,保险业的崛起、低沉、规范、失序、狂热、萧冷,都与这个年轻的机构密切相关。

保险公司的种种宣传中不吝对创业的赞美,其实,保监会的成长亦是一种创业,从几乎白纸一片中摸索监管门道,从麾下只有寥寥几家主体到门楣天下,从金融业小不点到能够进入国家政策法眼的三驾马车之一,其中筚路蓝缕唯有局内人方知。

然而不能否认的是,保险业为外界所诟病的种种弊端,背后亦有监管之责。发展与质量,规范与利益,竞争与自律,握紧与放手,如烹小鲜一般的制衡,容不得当权者半点放松。

过往沧海桑田,有机缘巧合,亦有人为掌控,外界早有诸多解读,本文无意再去评价是非对错,而纵观起落浮沉,恐怕唯有两个字可以解释一切,时代。

如同虚拟经济依生于实体经济,学术和实务都表明,保险业的发展离不开经济社会的需求,时代之势决定了保险业的发展方向,无论是做大做强,还是回归本源,背后都是时代的呼唤,过于关注自身利益而忽视大局,注定会因小失大。

经济,金融,乃至保险的发展,似乎都离不开周期二字,而保监会执掌下的行业,不仅经历了发展和效益的周期,更经历了与市场需求和政策号召契合的周期,在这个世界瞩目的新兴市场中,后者的周期显得更为重要。回首保监会二十年来,尤其是近两年之磨砺,想必对周期二字有更深之领悟。

二十年转瞬而逝,这一段不可替代的中国保险史,保监会是最重要的执笔者,无论过程怎样,保险业终究是脱胎换骨。而近期来密集发布的政策,似乎昭示着监管者欲在最后尽力收官的期望。

下一段历史,或将更换执笔人,但保监会这个二十岁的创业者的精神,终会有传承下去的部分。新时代浪潮已至,保险业也面临着新的使命。草树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新掌门下的门派,总会新陈代谢,蓬勃辉发,新侠客在老侠客肩膀下,研习出更加出神入化之招式——只要是正道之武功,都会受到江湖的欢迎。

2018年3月13日,在这个值得记录的时点上,保险行业深度观察者『慧保天下』和你们一起回顾保监会跌宕20年,纪念我们共同的过去。

1998年正式成立

1997年席卷亚洲的金融危机给尚稚嫩的中国金融业敲响了警钟,在当年举办的第一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确立了金融分业监管机制。基于此,定位为国务院直属副部级事业单位的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于1998年11月18日正式成立,开启了中国保险业的专业监管时代。

最初保监会只有100名编制,分别来自中国人民银行、中保集团、国家卫计委和财政部;下设办公室、政策法规部、财务会计部、财产保险监管部、人身保险监管部、保险中介业务监管部、国际部和人事教育部8个主要业务部门,另设有机关党委。

时任中国人民保险(集团)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党组书记马永伟出任保监会首任主席。吴定富、吴小平、唐运祥、冯晓增担任副主席。

当年的保险业还只是快速发展的早期,截至1997年底,市场上的中资保险公司也不过13家,外资保险机构9家,总保费收入也刚刚突破千亿大关,一切都还有待更大风口的来临。

1999年统一寿险预定利率

成立第一年,保监会就迎来了重大考验,从1996年5月到1999年6月,人民银行7次下调利率,1年期存款利率从10.98%下降到2.25%,给当时主推固定利率产品的中国寿险业带来天量利差损。情况危急,6月,保监会发布《关于调整寿险保单预定利率的紧急通知》要求各人寿保险公司降低寿险保单预定利率,从5.5%下调至2.5%,寿险产品预定利率进入大一统时代。

保监会于4月也开始着手整顿车险市场,全国车险市场实行统一监制、统一费率、统一条款的机动车辆新保单。

健康
娱乐八卦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