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正文

中年深圳之烦恼

来源: 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8-07-02 12:07

中年深圳之烦恼

十几年前,你包叔的好友兽爷走到了人生的一个十字路口——南下,还是北上。

深圳朋友对他说,南下来深圳吧,这是中国最平等的城市。大家都赤条条来到这里,再穷也可以在布吉的城中村落脚。不管有没有深圳户口,死了都能享受1830元的免费殡葬。

兽爷听说后十动然拒,头也不回地去了北京。

十几年后,当年中国最平等的城市深圳,也回不去了——这座城市正在举行着一场场轰趴,大多数人只能围观,无法加入其中。

一场轰趴是在6月21日的雨中进行。那天深圳的雨下得和书桓走的那天差不多,为了认筹深圳华润城润府三期,房产登记中心前开证明的人们排起长队。

官方发文辟谣,“打印无房证明排队5公里”、“婚姻登记处排队离婚买房”是恶意夸大歪曲事实,将会调查到底。

几天过去,官方也没说清队到底排了几公里。这又成了一桩无头公案。

741套千万豪宅,引来6776人认筹,摇号中奖率11%。

6000多人失望走出摇号处,认筹最多客户认了15个筹,3000万现金冻结在银行。

结果还是没有摇中。

这场轰趴源于政府的限购。润府的价格,已回到2016年。润府一期二手房价格最高到了十三万,三期备案价却仅为八万五,买到的人,等于喜提300万+。

这场轰趴的入场券,是无房证明、征信记录和200万认筹金。

大部分在深圳的人,都没有入场券的。

一个月前,价格5000万以上的招商双玺认筹,超过900人交了500万认筹金参与摇号,中奖概率也只有五分之一。

润府摇号结果出来,排名第一的是个90后,他摇中一套190平的房子,1600万。之前价格更高的招商双玺,摇号第一位也是90后,摇到1700万的平层。

这两位90后大学毕业后,经过自己的奋斗,终于攒够了好几万块钱,再在父母千万资金支持下,实现了自己的深圳梦。

都是九年义务教育,如何才能有你这样的爸妈。

中国银行共冻结了华润城润府135亿元的认筹资金。摇完号,你包叔算了下,开发商华润少收了起码33亿,为了什么?

就为了把深圳的房价降个十几块钱。

2016年11月至今,深圳房价连降20个月,兽爷看到深圳房价示意图后,兴奋地说——深圳房价雪崩了,断崖式暴跌!

但兽爷再仔细一看,20个月中均价从54986元跌到了54111元,每平米降了875元。最多的一个月,房价降了160块钱。兽爷怒了:

我差这一百多块吗?我差的是一千多万。

上世纪80年代价格双轨制下,深圳率先取消票证,用市场手段引领中国三十年。

三十年后,价格双轨制的北风,吹到这里。这座步入中年的城市,又回到起点。

1

2016年,茅台价格疯涨,经销商开始捂盘惜售。

茅台办法是提出1299元的控价线,并对捂盘的经销商进行处罚。

和地产商一样,经销商也流着不道德的血液。茅台董事长在经销商会议上表示:

极少数经销商推波助澜,阳奉阴违,以为到了利润收割期,主张放开市场调控,赚取的利润达到了几百还不满足,像贩毒一样疯狂。

控价不成,茅台又出台了限购。一个账号限购两瓶、物流地址不能重复。结果黄牛开发出了抢购软件,茅台官网、天猫、苏宁都成了软件党的天下,普通消费者想抢到茅台,就和中奖一样。

“房住不炒”的口号提出来一年后,茅台董事长也提了个口号:

经销商不要推高茅台酒市场价格,让消费者真正喝起来。

“酒喝不炒”口号提出以后,不仅茅台依然买不到,连茅台酒手提袋都已经要300块钱才能买到了。

把价格管起来,只需要改变市场的游戏规则。

公元301年,就在中国傻皇帝说“何不食肉糜”的那一年,罗马皇帝戴克里先为了保障军需,决心管制所有物品的价格,他颁布了《最高价格法》,对上千种商品设立了最高售价。

商人如果违例,要处以死刑。

1400年后,法国大革命领袖罗伯斯庇尔在价格管制方面走得更远。他对面包等粮食设定了最高限价。

这两次价格管制,都引来天怒人怨。商家关门大吉,商品严重短缺。

欧神推崇的奥地利学派,否定数学对经济学的作用,历来被主流经济学界排斥。但他们对于经济现象的推演,正在现实中一遍遍被验证。

他们说,在政府干预前,牛奶和鸡蛋昂贵;政府干预后,它们就从市场上消失。

2015年以前,深圳也有限价。楼盘备案价允许浮动15%,后来变为5%,在新一轮调控中,成了现在这样子。

奥地利学派学者还说,干预是会上瘾的,价格管制,下一步就是配额制:

随着政府越陷越深,最后有一天所有的价格、工资、利率,简而言之整个经济体系中的一切,都由政府决定。

时下的政策越来越受到舆论影响。只要出现排队买房的消息,马上就会引来约谈、政策升级。

罗伯斯庇尔最后一次出现时,围观的人群冲着他喊:“砍了那肮脏的法令!”

被砍的不仅仅是法令。

兽爷说,法国人民太文艺了。在我们老家,大家只会像小岳岳一样说:

打死你个龟孙。

2

十天前,深圳一家A股上市房企的潮汕老板终于恢复了自由身。

他是在五月初被带走的。这一个多月里,他一定在里面熟读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因深圳前政法委书记蒋尊玉的案子反复,还有上市公司的潮汕老板还躲在香港四季酒店,不敢回来。

吕锐峰、何学文这样深圳前官员出事,都会有一波潮汕地产商人被牵连。

旧改,不是所有人都能全身而退的。

深圳的红利以前都被潮汕帮垄断。潮汕帮不喜见光,但控制了半个地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