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生活 >  正文

淳安千年贡茶消失20年再回归 故宫博物院为何相中它

来源: 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8-07-12 09:44

  浙江在线-杭州频道7月11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刘健 江帆 通讯员 王胜英 陈航)这个夏天,远在北京的著名画家吴墨林终于喝到了记忆中的老味道。这杯产自浙西淳安的严家大方茶,曾是他年轻时常喝的口粮茶。在它销声匿迹的二十年间,他一直遍寻不得。

  不仅吴墨林有了口福,更多北京人也能品尝到来自千岛湖的清香——口碑相传之下,故宫博物院闻香而动,抢先下单200斤严家大方茶。

  从盛极一时到难觅踪影,经历大起大落的严家大方茶,以更隆重的方式回归了,它如何实现了新生?记者蹲点淳安最偏远的乡镇,探寻严家大方茶的重生之路。

  昔日贡茶 曾经火遍大江南北

  早上8时,当第一缕阳光洒向山谷,王阜乡闻家村村民闻有根开始了一天的忙碌。厨房里,闻有根为土灶生上火,身旁的竹匾上摊着经杀青、揉捻的茶青,散发着淡淡的香气。

  伴随一阵噼里啪啦的爆燃声,闻有根用手试了试锅里的温度,朝锅里浇上一匙菜籽油,在他熟练的搓揉和翻抖下,差不多一个半小时,一锅香气四溢的严家大方茶出锅了。

  闻家村,是严家大方茶的主产地,“严家大方”本名叫“闻家大方”。追溯它的历史,最早可考究到五代十国,《续茶经》记载:“乾化五年(915年)五月十二日,两浙进大方茶二万斛。”可见那时,大方茶被列为贡品名茶。

  “家里都会砌两个灶台,一个烧饭,一个炒茶。”闻有根笑着说,小时候,一到下雨天,长辈就会让孩子挑茶叶,把色相差的茶挑给自家喝,把乌黑色的茶留着卖给贩子。

  与其它绿茶的不同在于,闻家大方茶选材必须是高山老茶种,茶叶要出芽5至8公分。

  “四斤生叶只能炒一斤干茶,全程都要站着,汗流浃背不说,人早已腰酸背痛。”闻有根说,虽然炒制过程非常辛苦,但由于山多地少,闻家大方茶一直是村民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在那个生活艰苦的年代,每当有村民遇到难关,一句“明年茶市再还”保准能借到钱。

  将闻家大方茶卖到全国各地,不得不提到一个人——闻长木,民国时,他收购整个闻家村的大方茶,组织村民挑着茶篓赶40余里山路,在临安冷水铺搭上杭徽公路的班车,通过杭州茶叶市场将茶叶运出去。

  “苏州、济南、青岛等城市都有我家的茶庄,大方茶味浓可除腻,在爱食肉的北方特别俏。”闻长木外孙闻申唐介绍说,为了掌握茶叶市场的信息,在整个淳安还没几台电话的时候,山沟沟的闻家村就已经依山架设了电话。

  解放后,闻家村周边的村落也积极加入,闻家大方茶年产量一度超40吨。1991年,严家大方茶精制茶厂成立,“闻家大方”改名“严家大方”。

  “每年有30多吨茶卖往江苏、山东等省,年产值超150万元。”时任严家大方精制茶厂厂长方民大说,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开始,严家大方茶逐渐走下坡路,最主要的原因是,严家大方茶未形成品牌保护意识,受西湖龙井、千岛玉叶等明前茶冲击严重。

  再加上交通不便,越来越多赚不到钱的村民,纷纷放弃大方茶。“明前采的茶青一斤能卖60块,而谷雨后采的大茶叶一斤只卖5元,村民们虽然舍不得,但不得不向市场低头。”方民大说。

  1997年,严家大方茶厂停业,一个时代就此终结。

  矛盾之下 重生之路异常艰辛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过去20年王阜乡的茶农,“矛盾”恐怕是最合适的那个。

  王阜乡是淳安最偏远的乡镇,海拔均在400米以上,独特的山貌地形,决定了这里的茶叶要晚熟一个多月。

  “不要小看这一个多月,等到村民们采完茶,却错过了明前茶买卖最好的时候,价格要低一截。”闻申唐在杭州经营了8年茶叶店,他深知王阜乡茶农的“纠结”,他说,“自己引以为豪的大方茶,没人要;学别人采明前茶,总贱卖。”

  摆在茶农前的难题,也困扰着历届王阜乡党委政府。作为全省26个加快发展县之一,淳安农民全年人均收入达17705元,而王阜乡人均收入仅11000元左右,很多村仍属于县级欠发达村。

  “交通偏远是最大制约因素,造成旅游仍处于起步阶段,面对山多地少的实际,以茶叶为代表的林下经济,仍是最主要的增收渠道。”王阜乡党委书记方立华说,王阜乡有1.3万亩茶园,几乎家家户户都种了茶,擦亮严家大方茶千年招牌,对于帮助村民增收,至关重要。

  经过多年谋划,2017年10月27日,在杭州市农办和王阜乡党委政府支持下,千岛湖严家大方茶业有限公司宣告成立,迈出“王者归来”第一步。

健康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