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军事 >  正文

邓小平重视发展部队的军事科研工作

来源: 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9-02-11 01:54

20世纪50年代,当军事科学院第一任院长兼政委叶剑英提出创建军事科学院时,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邓小平就表示拥护。20年后,邓小平又一次地把目光投向了军事科研领域,提出了“发展我国军事科学”的任务。

1978年3月15日,军事科学院迎来了建院20周年华诞。邓小平与党和国家其他领导人一起来到军科院,他睿智的目光中流溢出亲切而温和的笑容。合影结束后,他与中央其他领导同志一起听取了汇报,不时插话询问一些问题。他还专门题写了“继承毛泽东军事思想,研究现代条件下人民战争,发展我国军事科学”的题词。这个题词,既毫不含糊地要求我们要“继承毛泽东军事思想”,又强调要“研究现代条件下的人民战争”。而学习和继承毛泽东军事思想,要着眼于其运用,着眼于对现实军事问题的理论思考,着眼于新的实践和新的发展,因而他又提出了一项根本性的要求——“发展我国军事科学”。不难看出,这是一个完整的军事科研的指导方针。

在传达和组织学习中,题词立即产生了巨大的反响。题词后半个月,军事科学院即向中央军委提出了编印《毛泽东军事文选》(内部本)的请示。请示获批后,军事科学院立即组织得力人员开展这一工作。该书于1981年4月正式出版发行,较好地满足了全军学习急需。邓小平对此事一直非常关心,又一次挥笔,为《毛泽东军事文集》题写了书名。此外,经各方通力合作,《朱德军事文选》《周恩来军事文选》《叶剑英军事文选》等陆续推出,为全军特别是中高级干部系统学习和研究毛泽东军事思想提供了必备的教材。

1975年开始领导全面整顿时,邓小平就提出了包括军事科研工作在内的军队建设,一定要跟上科学技术的发展和世界军事的发展的观点。他说:“现在是合成军队作战,空中也有,地面也有,水里也有,不是过去的小米加步枪了。”1977年,他指示军事科学院要尽快会同有关部门解决我军院校新一代的教材问题,“要有现代化战争的知识,坦克、飞机,天空、地面、海上,诸军兵种联合作战等等”。同年8月,在中央军委座谈会上,他又振聋发聩地指出:“现在我们一定要承认我们的科学技术与世界先进水平相比,还差很长的一截。要承认我们军队打现代化战争的能力不够。”承认这个现实,就要奋起直追,迎头赶上,就要加快我军现代化建设的步伐。时隔半年,邓小平在为军事科学院的题词中,鲜明地指出“研究现代条件下的人民战争”,表明了他对军队建设和国家军事斗争准备的关注点,体现了他对军事科研工作者的厚望。关于“现代条件下的人民战争”,邓小平在1977年军委扩大会议上就提出:“我们历来的经验,就是用劣势装备打败优势的敌人,因为我们进行的是正义战争,是人民战争。这一点,我们要有充分的信心。”

1979年9月,军事科学院向中央军委提出建议,认为“我国的战略方针应采取积极防御为主。至于诱敌深入,只能是某些战略或战役方向上,在一定时间内的作战方法,而不能作为统管战争全局的战略方针”。对此,邓小平和叶剑英等深表赞同。在1980年军委召开的一次会议上,邓小平说:“我们未来的反侵略战争,究竟采取什么方针?我赞成就是‘积极防御’四个字。‘积极防御’本身就不只是一个防御,防御中有进攻。”1986年,中央军委赋予军事科学院计划和协调全军军事学术研究工作,为军委、总部决策提供战略性建议和咨询的任务。

1979年在一次会议休息时,当军事科学院院长宋时轮向邓小平汇报了建立军事运筹分析研究所的想法后,他当即表示支持,说:“好嘛,这个决心应该下,在这方面投入点钱是值得的。”在他的直接关怀和支持下,军事运筹分析研究所很快建立了起来。“要提倡学术交流”是邓小平在发展包括军事科学领域研究事业方面的一个重要观点。在1977年8月8日召开的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他系统阐述了这一观点,他说:“任何一项科研成果,都不可能是一个人努力的结果,都是吸收了前人和今人的研究成果。一个新的科学理论的提出,都是总结、概括实践经验的结果。没有前人或今人、中国人或外国人的实践经验,怎么能概括、提出新的理论?搞封锁是害人又害己。”1987年3月,为了活跃学术氛围,扩大同国内外军事学术界同行的联络与交流,促进群众性军事学术研究的深入开展,经中央军委批准成立了中国军事科学学会。邓小平为学会的会刊《中国军事科学》题写了刊名。中国军事科学学会在联络和组织军内外军事科研力量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组织了一系列军事学术活动,推动了军事科研的发展。1987年,在军事科学院准备庆祝建院30周年之际,邓小平又应邀为军事科学院题写院名。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