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军事 >  正文

从演员、导演到八一厂厂长 王晓棠:一生都在追求

来源: 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9-11-08 05:50

  从著名演员、导演到八一厂厂长——

  王晓棠:一生都在追求“真”

  本报记者 王金跃

  在新中国的电影史上,王晓棠是一个绕不开的名字。她天生丽质,却从不以此自傲,而是在演技上狠下功夫,主演的《英雄虎胆》《野火春风斗古城》《海鹰》等影片,令人难忘;她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执导电影,目光所至,是革命老区群众的生活,她愿意给他们信心和力量;当了八一厂厂长后,她全身心投入,发挥事事认真的工作态度,最后八一厂不但拍出了很多经典电影,还从负债变成腰包鼓鼓,惠及全厂官兵、职工。今年已经85岁的王晓棠跟《北京晚报》《北京日报》也非常有缘分,报纸记录下她生命中重要的节点。

  表演上追求艺术的真实

  1963年3月10日《北京晚报》发表《〈斗古城〉中两姐妹——看王晓棠拍片》,文中写道:这一段表演,王晓棠从角色内心分析,所费的工夫不是一天两天。她为了准确掌握金环、银环两姐妹不同的性格,在排演前,光写人物分析就写满了两个笔记本。

  “其实这两个角色是捡来的。”回忆往事,王晓棠会心一笑。当初李英儒小说《野火春风斗古城》刚出版的时候,可谓一书难求,火到什么程度,就是小说在《北京晚报》连载的时候,那些蹬三轮车的师傅们,一到晚报销售的时间就停工了,赶紧去报摊上买一份报纸,等到看完当天的连载后,才继续接活儿。1959年王晓棠在拍摄《海鹰》外景时,看到了这部小说,一看就是两个通宵,还是晚上在走廊的灯下看的,很多同事夜里上厕所都很好奇,“王晓棠到底在看什么?”看完后,她被这个故事深深地打动了,但当时没有想到,自己以后会成了书中金环、银环姐妹俩的扮演者。

  在表演上,王晓棠追求的是艺术的真实,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她就下笨功夫,在整体和所有细节上都事先做充分的准备。1956年,王晓棠在《神秘的旅伴》中饰演小黎英,电影公映后一炮而红,主题曲《缅桂花开十里香》也很快传唱开来。很多人以为《边寨烽火》是王晓棠的第二部电影,其实在《神秘的旅伴》后,导演林农和谢添到北京电影学院进修,拍毕业论文电影,找到王晓棠演了一部短片的主人公。这次表演,让王晓棠一下子开了窍,谢添拍的是短片的第二个部分,在一次在拍摄时,他模仿起了王晓棠表演上的假,居然惟妙惟肖,看似玩笑似的表演,一下子使王晓棠在表演上幡然醒悟。从此,她演起戏来更加得心应手。

  王晓棠在1958年公映的《英雄虎胆》中扮演女特务阿兰,就是跳着伦巴舞出场的。她给阿兰的出场戏设计了揪下长长的假辫子,一下就吸引住了观众。但什么是伦巴舞,她没见过。八一厂当时紧急发出通知,寻找到三位会跳伦巴的厂里职工到现场,从中选出一位教舞,白天拍摄的王晓棠只用了三个晚上就学会了“伦巴”,跳得非常完美。

  《英雄虎胆》人气之旺,至今居高不下。电影频道每次重播《英雄虎胆》,收视率依然很高。王晓棠饰演的女特务阿兰,让人既爱又恨,她的特务身份让人痛恨,但是她事实上泄露了机密给我方,又让人同情。“阿兰不脸谱化,她有自己的灵魂和追求,很真实,她事实上掩护和帮助了曾泰,使得我方清除了内奸,取得胜利。”王晓棠这样解释。

  在拍摄《野火春风斗古城》时,她在人物的每个细节上都下了大功夫,比如片中金环第一次见杨晓冬时,王晓棠不是让金环直接自我介绍,而是在锁门的时候回头不经意地说,“我叫金环”,这样既生活化又让观众记得住。

  王晓棠还深度参与文学剧本的改编,片中多场戏都是她重新写的,比如影片开头姐妹见面在药房里的戏,小说中是没有的,两人的长篇对话则全部删去,只剩下金环让银环去接头,就“老地方”三个字,非常简洁。李英儒说,这比原来的剧本强多了。著名导演严寄洲赞叹,“这才叫电影剧本”。

  更神奇的是,王晓棠扮演的金环、银环二人说的台词语音截然不同。在经过用心准备后,她买了一个提琴的定音器,一测,发现姐姐和妹妹的音高相差五度。这一切,都来自于她一点一滴的勤学苦练,原来她师从语音学大师周殿福先生,刻苦学习各种发声的技巧,正是有了这些训练,她在录音棚内给金环、银环配音时,姐妹俩的对话同时录音一次就通过,她出棚后,先出棚的著名演员王心刚还以为她不录了,“因为录得太快了。”

  18岁时,王晓棠在黄宗英家里第一次遇到著名演员赵丹。当时赵丹就跟黄宗英的哥哥黄宗江说,“她今天不是名角,将来会比名角还要名角。”最终,在总政文化部部长陈沂的特批下,凭着以前学会的三十出京剧和前面三人的举荐,王晓棠参军,进入总政京剧团。“如果她真是个人才,革命大熔炉,可以培养她成才。”陈沂说。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