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探险 >  正文

“探险”总工徐州:我在非洲修铁路

来源: 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9-02-10 23:09

“探险”总工徐州:我在非洲修铁路

5年驻非与家人团聚不足两个月 建起非洲首条电气化铁路

从埃塞俄比亚回来一年多,徐州的皮肤依然黑得像包公。“一年中有大半年都在工地上,估计这辈子都白不回来了。”他笑着说。

徐州是中铁二局六公司中老铁路二工区总工程师,为了修建非洲第一条现代电气化铁路——亚吉铁路(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至吉布提首都吉布提)。他在非洲工作了整整5年,他刚去非洲时,女儿还未出生,等到他回到国内时,女儿已经是幼儿园大班的小朋友了。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肖欢欢

图/中铁二局提供

2012年,徐州接到指派远赴非洲埃塞俄比亚,参与亚吉铁路的建设。“说实话,我当时没想到会在非洲待那么久,以为一两年就可以了。如果知道待那么久,我可能会考虑考虑。”徐州说,亚吉铁路是非洲第一条现代电气化铁路,全长752.7公里,设计时速120公里,共分布45个车站,总投资约40亿美元,由中国企业采用全套中国标准和中国装备建造。

“见面礼”是高温酷热

亚吉铁路是继坦赞铁路之后,中国在非洲修建的又一条跨国铁路,被誉为“新时期的坦赞铁路”。两者的不同之处在于,修建于20世纪70年代的坦赞铁路是中国政府的援建项目,而修建亚吉铁路主要是市场和商业行为。也就是说,通过这条铁路的运营,中国企业可以从中取得收益。2016年10月正式建成通车。

初到非洲,徐州的第一个感觉就是热。“感觉这里的太阳好像不会落山,40℃是家常便饭。”这是非洲送给徐州的第一份“见面礼”。

埃塞俄比亚地处赤道附近,中午12点左右的温度一般都在40℃以上,这时如果在户外待一个小时,就会被晒脱皮。而修建亚吉铁路所需的全是钢轨、钢枕、钢梁、钢架,在烈日下的地表温度在60℃以上,浇一些水在钢材上,就会发出“滋滋滋”的响声。为了能稍微凉快一些,有时凌晨5点,徐州和工友们就要起床,趁着阳光还没那么强烈,先干上几个小时。

但因为长期一天十多个小时在烈日下暴晒,他的皮肤一次又一次被晒脱皮。晒脱一次皮,抹一些防晒霜,后来又晒伤,到后来都不知道脱了几层皮了。

在施工的日子里,水成为生活中的“宝贝”。气候酷热的埃塞俄比亚水源奇缺,水罐必须像“宝贝”一样带着,形影不离。因为气温高、出汗多,人就会光想喝水,所以每到一处,首要的任务就是找水源,把大大小小的水罐、水桶、水壶全都灌满,然后再出发。

有时在出发之前,看着队友们穿着迷彩服、浑身挂满水壶,就像即将出征战场的士兵,队友们都相视一笑。

当地火车年久失修

非洲地域广袤,资源丰富,但基础设施还是非常落后。埃塞俄比亚火车的时速经常只有40公里。由于技术落后,年久失修,火车在运行过程中经常因故停驶。有时火车在开行过程中停在原地,检修时却找不到需要的零部件,火车只好停在原地,等修好有时需要三四天。而当地民众对于这种状况早就习以为常。每当火车因故停驶,他们干脆走下站台,买几罐啤酒和零食,在站台慢悠悠地休息,等到火车修好后再继续前往目的地。

徐州到了当地之后才发现,修建铁路所需的材料,包括砂土、石子、铁轨、枕木、水泥制品,以及电线杆、通信设备、通信线缆、照明器材、灯泡(含装具)、信号装置、塑料(铁)管材,非洲都非常紧缺。

有时,甚至连铁轨上的螺栓当地都无法提供,因为这种螺栓是特制的,当地的工业生产水平太过落后,生产不出来。

发明新技术解原料难题

由于当地的建筑材料不符合要求,大量建筑材料需要从中国或第三国进口。徐州一方面协调从周边国家运入这些建材,同时想办法在当地筹集原材料,自己加工生产,确保高质量建筑材料的供应。

由于项目部标段地处埃塞俄比亚热带高原,地层以火山爆发而形成的火山岩、次生岩土为主,特殊的地理环境,使得沿线找不到符合标准的常规填料,有50公里地段无料可填。当中国的工程队说要在这里建起一条电气化铁路,当地老百姓都不信。

为此,海外劳模创新工作室成立了课题攻关小组,寻求对“火山灰”的级配和黏结性进行改良。徐州带领12名工作室成员,在当地向导的带领下,带上试验仪器,在非洲高原的每天徒步十几公里,对沿线土壤进行取样、分析。

经过一个多月的摸索,徐州终于攻克了“火山灰”配料技术,解决了填料匮乏的难题,也为埃塞俄比亚找到了一种可以广泛应用的施工技术和材料。“今后当地修建铁路材料匮乏,都可以用我这种方法来配置材料,这项技术对当地基础设施建设意义重大。”说起自己的这项“发明”,徐州满脸自豪。

“不敢闲着,闲着会想家”

由于亚吉铁路是在荒无人烟的地区建设起来的,从勘测到搭建路基,再到建设铁轨、通电,工程的每一步进展,工人们都面临着生命危险。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