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探险 >  正文

他们以另一种方式,在南极团圆

来源: 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9-02-11 05:24

他们以另一种方式,在南极团圆

 
 

他们以另一种方式,在南极团圆

 
 

◎音乐水果

老两口总能在有海域的地方,以另一种方式,和儿子团聚

春节来临,我总会出国旅行,每当我扛着行李箱下楼时,也能碰见楼下的陈爷爷和陈奶奶,老两口一人拎着一个小皮箱去环游世界。我们互相拜年后打听对方的目的地,然后各奔远方。这些年下来,我发现老两口去旅行的地方都是诸如印度尼西亚、新西兰、冰岛、南非等临海的国家,竟然没有一个内陆国。

我无意间说出了我的疑惑,院子里的其他爷爷奶奶悄悄告诉我,八年前,陈家老两口唯一的儿子在春节期间出了车祸,意外离世。老两口很伤心,想着儿子年纪轻轻就走了,还没来得及享受退休后的生活,就决定以海撒的方式安葬儿子,让儿子无拘无束,像海浪一样自由。老两口相信,只要有大海的地方,就有儿子的影子。

为此,在随后的每个春节,身体健康、腿脚利索的他们都会去全球临海的国家转转,权当是一家三口团圆。而今年,陈爷爷和陈奶奶去的是南极,他们在春节前一周就出发了。

从北京到南极要飞两万多公里、三十多个小时,往返的航程能绕赤道一圈,老两口先后经停法国巴黎、智利圣地亚哥,抵达智利最南端的蓬塔雷纳斯后,乘坐游轮驶向南极。游轮穿过有“暴风走廊”之称的德雷克海峡时,陈爷爷和陈奶奶不得不面对难倒所有游客的问题:晕船。陈爷爷和陈奶奶躺在床上,从早到晚都被摇得昏昏欲睡,偏偏又头晕的不行,那感觉如同经历地震。

驶过德雷克海峡,所有人如同获得了新生。在探险队员的带领下,陈爷爷和陈奶奶开始用眼睛寻找南极的野生动物。同队队员以年轻人居多,一个比一个近视,而老两口的远视眼让他们更容易先瞅见。

比如,陈爷爷率先瞧见了在一块断裂冰面上晒太阳的雪白海豹,他赶紧招呼大家来拍照。海豹似乎知道自己被围观,竟然冲人们咧开了嘴,笑得特别可爱。

当游轮上广播“有鲸鱼在附近出没”时,陈奶奶麻利地走到甲板上,环视四周后发现了距离游轮不远处的海面上有一大坨黑乎乎的物体,她给周边的人指了指:“鲸鱼。”陈爷爷看清后补充道:“是座头鲸。”原来,这只硕大的座头鲸正浮在海面上睡觉,听到周围有动静后,直接潜进了海中,从游轮的侧面游到后面,最后没入大海中时,得意地摆了个尾,收获了无数相机的“咔嚓咔嚓”声。

当团队登陆南极大陆去寻找企鹅时,所有人都瞧见了企鹅群居处,但只有陈爷爷在相距甚远时眯了眯眼推测道:“最靠近咱们这边的那只企鹅是小偷。”在南极,适合企鹅筑巢的石头是稀缺资源,那只金图企鹅为了给自己筑巢,正试图去偷邻居家的石头,一扭一扭的笨拙模样格外蠢萌,可惜它还是被邻居发现了,不得不落荒而逃。

等到了自由活动时间,老两口不敢去进行“冰泳”,便选择了省力的冲锋艇。冲锋艇在南极的海域里驰骋时,两旁时不时有企鹅跃出水面溅起浪花,老两口还冲企鹅招手。随后,学着同队年轻人的样子,陈爷爷伸手在海中捞了块“黑钻石”,准备拿回到游轮上用汽水兑着喝。“黑钻石”即黑冰,在千百万年的积雪压力下形成,由于它密度高,冰中的气泡被压缩得很干净,光线通过率很高,在南极的强光下,颜色看上去泛黑。老两口就坐在靠窗的位置,一边喝着黑冰可乐,一边凝视着大海,许久,陈奶奶嘀咕:“这可乐好咸。”陈爷爷赞同:“黑冰自带咸味。”

就这样,陈爷爷和陈奶奶在世界尽头感受地球的呼吸,在这片不染尘埃的第七大陆上不自觉地生出了敬重之意。对于他们来说,老年丧子是毕生之痛,但生活还得继续,他们在旅行中将自己治愈。如果生命有轮回,那么,车祸的意外并没有将这一家三口分开,老两口总能在有海域的地方,以另一种方式,和儿子团聚,这也是他们于每年春节进行海外游的意义。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