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消费 >  正文

“物流”之战进入白热化,京东“自救”之路困难重重

来源: 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9-05-15 00:51

  京东一季报上周五出炉,京东物流业务依然承压明显。财报显示,物流和其他收入同比增速放缓至99%,低于上季度增速133%;而物流仓储履约费用率(Fulfillment cost/Total revenue)却有所上升,从上季度的6.6%增加至6.7%,但从年度数据来看,仍处于下降区间。多项数据显示,京东物流始终没有跨过规模效应的盈亏平衡点。

  事实上,京东物流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刘强东在早前的内部信中提到,京东物流2018年全年亏损超过23亿,已是第十二个年头亏损,还不包括内部结算盈余(京东零售的内部订单);若扣除内部结算,京东物流去年亏损总额超过28亿。刘强东还表示,如果继续亏下去,“京东物流融来的钱只够亏两年”。这表明,京东物流已走到一个岔路口,要么长期承受亏损,要么赶紧摸索出一条合适的路来变现。

  为了自救,京东物流将目光转向了电商市场和以商务件和个人件组成的快递散单市场,与阿里、顺丰开始了正面交锋。自去年10月份起,相继推出了“特惠送”(陆路运输价格较低)、“特瞬送”(同城快递配送)、“特快送”(航空运输次日/隔日达)等服务品类,与顺丰抢夺商务件和个人件。与此同时,京东物流也在B端寻找机会,先后推出了冷链卡班、冷链城配、冷链整车等新业务。在内部管理上,京东也对配送员的薪酬体系进行改革,取消底薪和五险一金比例降低,以减少薪酬支出。

  但是,这些自救措施,是否能在短时间内真正为京东打开一扇新的窗户呢?

  压力重重的竞争市场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京东选择的扩展方向正面临着来自四面八方的竞争压力。

  在电商市场,京东商城(自营、第三方)是京东物流最大的单量来源,但随着活跃买家的增速放缓,需要履约的订单量增速必然也会放缓。从长期来看,京东物流来自京东内部带来的的持续性增长受限。

  但在微信生态电商(拼多多、有赞等)上,京东物流则面临着与通达系竞争的压力。在非必须快速送达的商品品类上,没有价格优势的京东显然处于被动地位,这也是制约京东物流获取其他电商件增量的主要原因。

“物流”之战进入白热化,京东“自救”之路困难重重

 

  在商务件市场,京东的头号竞争对手就是顺丰。较先入局的顺丰已经控制了收派网点、干支线、中转场、航路枢纽等全部快递网络和核心资源,对上下游把控能力极强,能保证快件的安全与私密性,因而在该细分领域已称霸多年。加上近年来通达也相继入场,中通2017年提出的小件策略以及圆通不断购入货运飞机都是剑指商务件市场。截至2018年底,顺丰拥有货机50架,圆通拥有货机12架,这意味着商务件实际上已经是一个十分拥挤的市场。如果京东物流想要顺利入局,还得投入大量“购机”费用,这对于已经亏损的京东似乎也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而在个人件市场,尽管京东在针对配送员薪酬体系的改革中,特别加入了揽件这一项工作。但个人件单量整体较少,相比京东物流对订单的需求量,可以说是杯水车薪。其次,京东的个人件之“贵”,也让不少用户望而却步。可以说,价格偏高成为了京东获取更多个人件的制约因素。

“物流”之战进入白热化,京东“自救”之路困难重重

 

  薪酬改革利弊难辩

  过高的配送员薪酬体系曾经是造成京东物流亏损的一大原因。

  刘强东曾在内部信中表述道,京东物流平均为每一个配送员的缴纳额是其他民营物流公司配送员的3-6倍,而他在2018年2月2日曾发微博称,2017年京东员工缴纳的保险和公积金高达60亿,若通过劳务外包或者少缴,一年可以多赚至少50亿人民币。这么看来,对配送员的薪酬体系进行改革,的确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京东物流的亏损。

  但这一“节流”之举,也带来了内部凝聚力瓦解这一弊端。对于京东物流员工而言,取消底薪无疑是一个隐形威胁。加上公积金缴纳系数降低,员工的积极性已经受到打击,未来员工的流动性会加大,用户体验也将受到一定影响。之前京东物流宣布扩招10000人恐怕也是对新政策将造成人员流失早有预料。

  此外,京东近期关于“高层淘汰”、“996”、“三类人”的观点和举措,也引发了外界诸多讨论。改革还未见成效,京东内部军心已经动摇,企业凝聚力大大降低,业界口碑也受到了严重影响。

  可见,长期而言,薪酬改革的最终效果指向是利是弊还很难说。

  核心竞争优势面临挑战

  时效是京东物流体验优势的核心部分,但如今正面临着菜鸟系物流企业以及苏宁的迎面追赶。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