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消费 >  正文

消费十年:加速的购物车

来源: 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9-11-15 19:21

  十年前,甚至五年前,没有人会意识到,我购买一瓶洗发水,会要求“立刻、马上”送到我的手中——现在甚至已经量化成为“一个小时”这样的概念。

  以前我们考虑的是“去哪里买”,要么通过电商,网络下单,要么去线下实体店,放进购物车。但现在技术已经让我们模糊或者说淡忘“去哪里买”,商家恨不得捕捉当用户脑子里闪过的任何一个“消费”的念头,然后用尽一切办法,让“消费”成为既定事实——东西送到你手中,至于怎么付钱都不是重点,可以“赊账”。

  购物车早已经不是物理意义上的购物车,而像住进我们心智里的一个隐形人,把我们的“消费”念头迅速实现——这是一辆被加速的购物车。

  03

  中国人信奉中庸精神,认为“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而消费社会某种意义上来说,麻痹甚至蒙住了人们的焦虑和警惕心,零售商们恨不得无时不刻地用广告包围住这一代的消费者,告诉他们只有“买买买”才是生活的主题。

  一方面生产厂家们开足马力,另一方面却面临同行绞杀式的竞争,要想存活下去,只好运用各种手段,让消费者打开钱袋。

  英国文化批评家雷蒙·威廉斯曾经考证,“消费”(consume)一词在英语的最初使用中,带有消极的含义,意指“毁坏、用光、浪费、耗尽”。而社会学家柯林·坎贝尔在分析上世纪美国20年代大众消费的形成原因时,声称除了技术革命使家用电器(如洗衣机、电冰箱、吸尘器等)广为普及外,还得助于三项社会发明:

  (1)采用装配线流水作业进行批量生产,使汽车的廉价出售成为可能;(2)市场营销的发展,可以利用科学手段鉴别购买群体和刺激消费欲望;(3)比上述发明更为有效的是分期付款购物的推广,彻底打破了新教徒害怕负债的传统顾虑。

  从根本上来说,汽车、电影以及后来的电视,属于技术上的发明,而广告术、一次性商品和信用赊买才是社会学上的发明。

  如今的中国社会,奔腾着的“消费主义”,更多的是由于科技创新和营销创新的高度集合,再加上社会心理的“享乐主义”盛行——这一代的年轻人,甚至被认为更为“可靠”的出生于上世纪80年代的“80后”们,都普遍没有经历过“吃不饱穿不暖”的阶段,在他们眼里,这原本就是一个物质极其丰富的社会。

  至于什么是科技创新和营销创新的结合产物,“直播购物”可以算是一例。网络技术的发达,软件功能的丰富,被切割的碎片化时间,洞察熟悉人性的主播……一连串的条件,构成了2019年最为火热的购物场景。

  可怕的是,我们身处高速行驶的“购物车”之中,却从没人浇下冷水。根据那些技术的崇拜者描述的那样,未来我们甚至将失去掌握“购物车”的主动权:

  冰箱里的牛奶鸡蛋没有了,5G物联网直接连接到我们常买的购物平台,自动下单,准时补货,我甚至不用付款——银行自动从我在他们那边的账户里扣钱,金钱真的成为了数字,物理意义上的钞票或许我再也看不到了,而我的工作的意义是补足我在银行的欠款。

  崔健的《一无所有》是否又将出现,就像狄更斯在《双城记》里写的那样:

  我们拥有一切,我们一无所有;我们全部在直奔天堂,我们全部在直奔相反的方向。

  (来源:微信公众号“财经无忌”,作者 财经无忌君)

2页 上一页  [1] [2]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