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消费 >  正文

消费金融补位:平衡消费拉动与适度授信

来源: 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9-12-02 07:11

  除了持续创造千亿元级别的成交额之外,在今年“双十一”购物节中,来自电商巨头的消费金融数据同样引发关注。据统计,在“双十一”期间,天猫开通花呗分期的商品,平均销售额同比增长超过90%;而在当天凌晨,京东消费分期产品“京东白条”的交易额10秒破亿元——这为消费金融拉动消费、扩大内需提供了又一佐证。

  在金融科技、消费场景布局以及消费观念变革等因素的共同作用下,消费金融对我国消费的促进效果正逐步增强。消费一直被看作是经济发展的“压舱石”,因此在目前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的背景下,我国在不断增加挖掘国内市场潜力、拉动消费需求力度的基础上,也对消费金融的发展给予了更高期待。

  以1999年央行发布《关于开展个人消费金融的指导意见》为起点,20年间,我国消费金融在多方面都有所突破:服务机构类型增加,服务内容相对丰富,相关行业规范也在近两年得以补充。

  不过在繁荣的背后,我国消费金融整体发展仍面临着不小的挑战。

  一方面,我国消费金融存在结构性失衡问题,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消费拉动效果。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于9月份发布的《2019年中国消费金融发展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我国有近四成的成年人从未获得过消费金融服务,而获得过的群体及其享受到的消费金融服务则呈现出明显的分化特征。《报告》以2017年的数据为例展现了这一状况。我国40%的成年人通过商业银行获得了占总额93%的消费贷款规模,且其主要流向房贷和车贷;另外22.74%的成年人及其占总额7%的消费金融服务来源于银行以外的机构或平台,其8418元的人均余额远低于银行服务群体的人均余额。这样一组数据反射出了我国消费金融三个层面的结构性问题,即不同类型机构的服务群体不均衡、服务内容不均衡以及对消费的促进效果不均衡。商业银行倾向高净值客户、同一类型机构场景相对固定等问题,终会导致消费贷款部分流向投资等领域,进而制约对消费的拉动作用。

  另一方面,过去几年消费金融快速发展所遮盖的部分风险正逐渐暴露。

  监管部门在近两年对平台机构的监管发力及个别平台暴雷,已让部分互联网金融平台在涉及业务操作欠缺规范性、多头贷款、资金违规流向等方面的风险逐渐显现。不过,信用卡贷款不良率在近一年来的上升表明,商业银行在消费金融方面也可能存在针对单一用户的过度授信问题,从而无法有效把控资金流向。消费金融是对未来收入有相对稳定预期情况下提前消费所产生的金融行为。在确定授信额度时,机构或平台应以预期收入与消费习惯作为重要指标,即使面对高净值客户也必须注重信用的适度投放,逐步在监管之余形成行业的自律规范。

  我国的消费金融市场等待着更多力量的进入,不再进行存量业务竞争,而是更多地发掘更广泛的、与狭义消费相关的有效消费金融需求,并在客户画像相对充分的基础上适度授信,才能真正实现消费金融扩大内需、服务实体经济的职能。

  事实上,这样的消费金融市场也正是农商银行可以争取的市场。尽管消费金融并非全新的业务板块,但在金融科技冲击以及“业务不出县”的监管规范作用下,农商银行普遍开始了对本地市场的进一步深耕。在此过程中,支付、消费甚至非金融场景的布局都是必不可少的,这是农商银行补位地方消费金融市场以及开拓本地业务的基础。与此同时,以农商银行为代表的地方金融机构在补充针对长尾客户的消费金融供给中也具备优势。相较于大型金融机构,农商银行在基础场景之外,更了解各地差异化的场景布局需求,并且在取得这些场景入口时更便利;而相较于消费金融机构或持牌互联网金融机构,从资产持有或监管角度而言,农商银行发展本地化的消费金融业务也不会受到太多限制。在未来的市场发掘中,农商银行须将优势真正落地,通过更充分地布局场景,使消费金融释放消费拉动作用,并以适度、适量授信掌握真实资金流向,以实现对消费金融业务的真正优化。 (制图 张乐)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