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科普 >  正文

中国需要“求真”的科学精神:慢工出细活

来源: 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8-06-03 08:16

  本报记者 高 博

  开栏的话 一部科学技术发展史,也是一部科学精神发展史。一方面,科学精神孕育于科学实践,并在科学发展中不断升华。另一方面,科学精神又作用于科学实践,成为科学发展的不竭动力。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征程中,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科技创新的支撑,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科学精神的引领。从今日起,本报开辟“科学精神名家谈”专栏,邀请专家学者,通过访谈、署名文章等方式,深入解读科学精神的深刻内涵、时代意义及实践路径,以飨读者。

  5月26日,是李时珍500周年诞辰。中国为此发行了一套新邮票“中国古代科学家及著作”,旨在弘扬科学精神。

  “中国人都深刻体会了邓小平的一句话:‘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但爱因斯坦讲过,科学除了促进生产力,还促进人的精神发展,作用于人的心灵,这第二个功能不明显,却同样重要。”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科技馆原馆长王渝生教授说。

  王渝生认为,尽管科学在中国被口头尊重,但人们对科学精神还不甚了了。科学精神是一种崇高而美好的心灵状态,不光是科学界,全社会都应该讲求科学精神。

  核心是求真

  “科学精神这个东西,不仅仅是科学知识,更是一种文化,一种上层建筑,一种意识形态。”王渝生说,“不是说搞科技和搞物质生产的人,才要有科学精神,当领导的,搞意识形态的,学文科的,乃至普通公民,都需要有科学精神来武装自己的头脑。不具备科学精神的人,他会说假话,伪造实验结果,欺上瞒下,糊弄老百姓,得到他自己的利益。”

  王渝生说:“我们改革开放几十年来,科学技术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很多负面的东西出现了,很多人不按照科学精神办事,还有科学上的不正之风,今天我们更有必要多讲科学精神。”

  王渝生说,科学精神是人们在科学实践中形成的共同的理念、价值标准和行为规范,是人在科学活动中的基本精神状态和思维方式。王渝生认为:科学精神的核心是“求真”。

  “科学精神要求我们诚实、诚恳。孟子说:‘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王渝生说,“诚实既是天道,又是人道。人的认识规律就是要诚实。”

  王渝生说:“《大学》中也说,格物致知,正心诚意,而后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格物致知就是探究事物的性质,认识到规律,这个过程伴随着诚意和真心。你看古今中外,能够颠扑不破,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科研成就都是这样取得的。”

  王渝生认为,“探索求真,理性实证,质疑创新,实践独立”是科学精神的四个内涵。他说科学家群体的特点就是:对未知事物抱着惊讶的态度,对花花世界抱着质疑的态度,他探究事物内在的本质,其探索又不是胡思乱想,而是要实证。

  为真理牺牲

  王渝生说,正是“求真”激发了伟大的科学革命和工业革命。16世纪的一件大事,是哥白尼通过毕生观察和数学计算,发现1000多年来的地心说是错误的,日心说符合客观数据,但他的论文会受到教会打击,所以哥白尼很纠结。1543年,他70岁即将离世前,决定按照自然界本身的规律来认识自然界,就把理论拿去交付出版,引起了科学革命。

  王渝生说,后来伽利略、布鲁诺和开普勒等人去捍卫这个学说,因为这是符合客观实际的。而教会的说法是虚伪的、是假的。

  “有错必纠,坚持真理,这就是科学精神。结果伽利略和布鲁诺被教会迫害,布鲁诺56岁时被宗教裁判所判死刑,1600年烧死在罗马的繁花广场上。布鲁诺在宗教法庭上说:‘你们以为判我死刑,我会害怕。但我发现,签署死刑判决书的时候,你们在颤抖,你们比我更恐惧。’”王渝生说。

  “为了坚持革命的真理而献出了生命,这是一种大无畏的革命精神。”王渝生说,“我觉得科学精神和革命精神是一脉相承的。伟大的科学家跟伟大的革命家一样,都站在人类思想的最高点。”

  王渝生说,伽利略在教会威胁下被迫低头,仍然喃喃自语:“但地球仍在转动。”

  “伽利略关于重力、斜面、摩擦的一些实验还没有完成,所以他只好暂时认了错。”王渝生说,“牛顿在伽利略的基础上,发现了运动学的三大定律,发现了万有引力定律。这些公式到现在放之四海而皆准。”

  王渝生说:“所有的科学理论都要经过观察和实验的证明,才站得住脚。科学精神是保证科学理论正确的最后审判官,而不是宗教裁判所。”

  慢工出细活

  俄罗斯生理学家巴浦洛夫曾给青年科学家写了一封信说:“我给你们提出3点忠告。第一是循序渐进,第二是循序渐进,第三还是循序渐进。”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