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威海生活 >  正文

荣成雪梅读书写作团队:用成长陪伴成长

来源: 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9-03-14 03:11

1月1日,山东省荣成市朱口完小教师姜玢第一次以成员身份参加“荣成雪梅读书写作团队”的活动,刚到活动现场,天空便飘起了雪花。从冰天雪地里走进活动场地,见到前辈老师们,姜玢立即感受到“这真是个温暖的集体”。此时,参加活动的荣成市第24中学教师孙冬霞,正迫不及待地把团队周年庆的胸章拿出来,拍下一张张照片……

一个成立才一年的教师成长团队,还很年轻;对于许多团队成员来讲,为等待这束光,已经准备了许多年——包括发起人杨雪梅,她用了16年的时间才在挣扎中找寻到一个方向,从“一个人的突围”带动了“一群人的成长”。

一个人的突围

2017年9月,一场关于教师“专业阅读与写作”的主题讲座,让杨雪梅突然在荣成的教育圈内声名鹊起。在大家看来,这个来自特殊教育学校的老师用一支笔做支撑跳出了那闭塞狭促的环境。

这一跳,用了16年。

1999年,中师毕业的杨雪梅到荣成市特殊教育学校工作,这个消息掀起了轩然大波。父母担心她与特殊儿童无法交流,邻居也议论纷纷。“至少学校还在市区,可以想办法慢慢往外调动呀!”曾经的班主任这样宽慰她……但那时的杨雪梅年轻气盛,总以为凭着拼不完的精力和体力,在任何岗位上都可以做得好。

可杨雪梅发现,经年累月的陪伴,孩子们依然辨不出10个数、写不成几个字,她不知道这样的坚守意义何在,日复一日困在教室里、校园里的单调生活,早就磨光了最初的热情。邻近市县的特殊教育学校只有一所,杨雪梅连与外校教师切磋的机会都没有,自己的教育圈与别人完全格格不入,这种失望真无法言表。

“在特校班主任的岗位上,你的教育追求是什么?”一次班级管理经验交流会上,威海市教研中心的领导把目光投向了杨雪梅。“当然是陪伴孩子成长呀!”杨雪梅毫不犹豫地说。“你用什么来陪伴呢?”杨雪梅不由一怔,这个问题她从来没有考虑过。特师毕业后,总以为有坚持与守望、有爱心与耐心就足以支撑自己前行了,可真的够了吗?见杨雪梅陷入沉思,领导鼓励她说:“要想源源不断给别人水,就得想方设法先去挖一口井,成长自己与成长学生是同样重要的!”

“对,用我的成长来陪伴学生成长!”杨雪梅突然明白了。但是成长的路要怎么走,却是一个难题。

“教师如果失去阅读,就只能蜷缩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成为井底之蛙”“写作,才是一种真正的自我抚慰和成长”“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走下去,收获和成长就会在缓慢的积淀中越来越高”。2016年初,杨雪梅遇到了民间教师团队“叙事者”发起人王维审,他不断在教育实践中“种植”故事,并带领团队在书写中不断丰盈教育人生。在“叙事者”的召唤下,杨雪梅也很想试试,当倾尽全力后自己会站在哪里。就这样,杨雪梅开启了以教师专业阅读、专业写作、专业交流为基本常态的教育行走。

为了更好地了解特殊儿童,杨雪梅开始试着啃读心理学专著。在著名心理学家阿德勒的理论世界里穿行,在那些身体缺陷儿童的案例中,杨雪梅似乎看到了自己班里孩子的影子。

“老师,我喜欢你!”走廊里,杨雪梅步履匆匆,身后一只手却扯住了她的衣角。一怔间,小小的臂膀已从身后将她抱住,“老师,我现在可以很快地自己穿衣服了!”糯糯的软语中,散发着几分得意与自豪。这是杨雪梅班上一个自卑得近乎怯弱的小男孩,他的拥抱来自一次等待。

“快点,连衣服也不会穿,跟上队伍!”楼梯上,在体育老师的疾声催促中,一个孩子手忙脚乱地跑过来。

“小家伙,慢点儿,先站在这儿把扣子扣好了再下去!”孩子的窘迫被杨雪梅撞个正着,她对体育老师解释道:“看起来孩子需要多一点时间,我在这里等一等吧,一会儿我把他送去操场!”

“杨老师在这里等你,需要我帮忙吗?”小家伙怯怯地摇了摇头,边吃力地把衣服捋齐整,边不太流畅地表述着:“自己会穿的,我慢。”忙活了好半天,孩子终于吃力地把一个纽扣从扣眼里掏了出来,并兴奋地说:“老师,你看,我会的!”“是呀,慢慢来,会越来越熟练的,我愿意等你。”

在阅读中,杨雪梅有多少次被晦涩的文字及陌生的专业词汇挡在书外。每当此时,她会静下心来一次次从头翻阅,反复品味,并及时誊抄整理,帮助自己走出当下的逼仄……再次面对孩子成长时,杨雪梅已经懂得要多去看看成长背后的另一面。

从“追光者”到“发光者”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